*~星夜貓語~*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860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只要一分鐘

很久沒寫部落格了
忙裡偷閒來推薦一下近來看了覺得不錯的書
(最近都在推薦書的樣子...)


一直以來蠻愛有關描述動物的書
最近也發現不少有關狗狗的書
像是西洋的「我在雨中等你」
不過在高雄誠品看了前面幾章
深深覺得西洋小說的描述手法實在是看的有點累呀~
像「P.S我愛妳」&「英倫魔法師」我也還沒看完的說
只能說「哈利波特」系列是個例外呀...
(雖然我第5集也看的很痛苦)


相較之下
日本小說就可愛多了
掙扎了許久
衝著它動人的簡介&日本愛情小說大賞得獎名家最動人的作品的頭銜
抱持著真有那麼感人嗎?
就預購了...


11月21日拿到熱騰騰的書
還有送狗狗桌曆哩!
(小聲:比花貓幻語送的質感好多了...)


看完整本書
果然流了不少淚...
我的媽呀~我以為我很冷血的說...


作者的文筆真的很寫實
搭配書中黃金獵犬的照片
不自覺的就會在腦海中浮現出她所描寫的情景



雖說
主人翁─藍的某些行為不太讓人苟同...
但是關於里拉呈現出狗的忠心耿耿
以及最後兩者間的牽絆
著實讓人動容


這本書真的像譯者所說的──公共場合不宜閱讀此書!
(請備好衛生紙)


ps:在皇冠讀樂網上放了前面一小段的文章試閱
我就給它轉載過來放在最後面囉!
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看看~~


皇冠讀樂網:http://www.crown.com.tw/bookinfo.aspx?bid=506017


【搶先試閱】


神啊。

求求祢。

請祢給我一小時。

我不奢求一年或一個月,我也不指望一星期,不,甚至不需要一天。

至少,給我一小時。

這樣的話,我就可以為牠,為里拉做些什麼。

我們要去散步,一起走在熟悉的散步道上。

牠的鼻子會找到很多小東西,小石子、無名的雜草、螞蟻、口香糖,每次看到這種微不足道的東西,牠都會停下腳步。

這個世上所能想到的最沒有價值的東西,都可以令牠樂在其中。牠會確認外形、嗅聞氣味,久久不願離去,好像對這種無聊的東西倍感憐惜,真是讓人受不了。

然而,因為牠忙於這些事,我才能仰望天空。

編輯的工作不分晝夜,除了開會討論,還要四處奔波,匆匆趕去採訪和攝影地點,最後直奔車站趕搭末班車,精疲力盡的回到家中。每天理所當然過著這種生活的我,可以趁這個機會仰望清澈的天空。

夏日的早晨,可以看到快速流動的浮雲;冬天的夜晚,可以發現冷冽閃爍的北斗七星,一天的開始,一天的結束,這種平淡無奇的事令我心存感恩。

沒有里拉,我怎麼可能有這種心情?

然後,牠會搖著大屁股向前走,蓬鬆的金色尾巴,直直地往側面伸去。

走在幾步之前的牠不時回頭看我。

彷彿在確認,妳跟得上我的腳步嗎?

嗯,我跟得上。我用眼神回答。

啊,太好了。牠不時停下腳步,慢慢的往前走。

和往常一樣,這是我們所熟悉的散步道。

回到家之後,再用沾取溫水擰乾的毛巾為牠擦拭全身。牠重達三十公斤,一身蓬鬆的金毛,如果不仔細地幫牠清理,就會髒髒地糾結在一起。我細心地幫牠把全身的毛擦拭乾淨,然後再為牠梳理。碩大的頭、略微鬆弛的脖子,結實的肩胛骨、強壯的肋骨、稍微縮進去的腰,有著特殊的、像棉花般漂亮白毛的後腿,以及好像會說話的靈活尾巴。

之後,我們會一起玩球。狹小的客廳內,我把球一丟,牠就立刻去撿球,然後滿臉得意地咬著球走回我身旁。這種時候,我會盡情地稱讚牠。

撿回來啦,里拉,你好棒,好厲害。

牠很喜歡我,每當受到我的稱讚,就會全力以赴。

玩累了,我讓牠的頭枕在我的腿上。

我抱著牠,哄牠睡覺。

牠伸展四條腿,打了一個大大的呵欠。我撫遍牠全身,一直把牠抱在腿上,直到牠長長的金色睫毛輕輕閉上,直到牠安然入睡,恍恍惚惚進入夢鄉。

直到牠靜靜地踏上沒有任何疼痛、也沒有痛苦的地方。

牠的夢一定簡單得令人發笑,一定夢見了用往常的速度走在熟悉的散步道上,夢見自己發現了無足輕重的小石頭和無名小草,不時回頭,凝視著我的眼神。這就是牠微不足道的夢。

妳跟得上我的腳步嗎?

我跟得上。

我們可以永遠走在一起嗎?

我們會永遠走在一起。

神啊。

求求祢。

請祢給我一個小時。

請祢不要這麼快把里拉帶走,把牠帶去我們再也無法一起散步的遙遠國度。

電車即將到站。電車一到站,我就會衝上月台,全速奔跑,經過剪票口,跳上計程車,分秒必爭地回到里拉身邊。

里拉在等妳回家。

剛才,浩介在電話中這麼告訴我。

因為,里拉絕對會等我回家。

六年來,牠每天都等我回家。

牠癡癡等待著我。

所以,神啊,求求祢。

請祢給我一個小時。


* * *


再睡五分鐘。

非假日,尤其是冬季第一個寒冷的早晨,我總是在被窩裡這麼默唸。

這五分鐘的價值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取代,需要上班的人應該都曾經有過這種感受。不敢奢望一個小時,一分鐘又太短了,如果可以有五分鐘,我想要貪婪的享受夢境的續篇和溫暖。

不需要這五分鐘的假日早晨,卻偏偏醒得特別早。

平時我每天都在清晨六點起床,不需要鬧鐘,一到五點五十五分,就會自然醒來。

再睡五分鐘。

腦海中閃現這個想法後,才想起『啊,今天是休假』,我終於放下心來。然而即使想再睡一下,我也輾轉難眠,尤其預感窗外是一片晴空時,更加心神不寧,因為,這代表今天是適合帶里拉出去散步的好日子。

我拉起被子,悄悄探頭觀察睡在一旁的浩介的臉。

浩介睡得很香甜,昨晚深夜我回家時,他已經上床睡覺了。我像往常一樣悄悄鑽進被子,他沒有察覺。浩介靜靜熟睡著,讓我幾乎懷疑他是不是死了,一旦他睡著後,即使戳他或是搔他癢,也絕對沒辦法把他吵醒。

他已經不只是睡得安穩而已,簡直就是高枕無憂。

我經常夢見職場發生的事,只要稍微一點聲響就會把我驚醒,看到浩介睡得這麼香甜,不禁羡慕不已。

我轉身背對著浩介,微微掀開被子的一角,探頭看著床下。

那裡有一雙明亮而清澈的褐色眼睛等待我,黃金獵犬里拉趴在地上,抬起頭,目不轉睛地凝望著我。

不可思議的是,每天只要我一醒,里拉也會醒來,和里拉共渡的六年時光,從來不曾有過我醒來後、里拉還在沉睡的記憶,簡直就像牠搶先醒來,在那裡等待我似地。自從里拉來到這個家之後,每天早晨我第一個打招呼的不是浩介,而是里拉,晚上睡覺前,也是對里拉說『晚安』。

要不要去散步?

里拉用直視我的雙眼問道。鬧鐘沒有響,我也沒有立刻翻身下床,匆忙準備出門。里拉知道我今天休假。

『去散步吧。』

我注視著里拉的眼睛輕聲說道,里拉的尾巴頓時像抹布般拚命在地上掃來掃去。

我們所住的平房位在東京西郊的寧靜住宅區。

這裡可以和大型狗一起生活,有適合散步的環境,附近還有可以和狗一起嬉戲的地方。

當初我們以里拉為優先找房子,最後決定在這裡落腳,因此租房子時,幾乎沒有考慮到我和浩介的通勤和生活的問題,聽說還有不少人搭新幹線通勤,所以總覺得一切船到橋頭自然直。

我在澀谷區的某家中堅出版社──珍寶出版社的時尚雜誌《JoJo》編輯部工作了十年,搬來這裡後,每天通勤要換三班公車和電車,從走出家門到踏進公司要整整八十分鐘。還沒有里拉時,我們住在惠比壽的公寓套房,當時搭電車加走路的通勤時間只要十五分鐘而已。

相當於原本五倍的通勤時間對生活造成了各式各樣的影響,不便、不滿和不愉快感倍增。相反的,在生活的都會度驟減的同時,卻換來有一個小院子的房子、季節感、寧靜感,和之前不敢奢望的居住環境。

對和我同居的浩介來說,不管住哪裡都大同小異。隨著去市中心的交通不便,原本就不愛出門的他更加懶得出門,雖說他是自由廣告撰稿人,偶爾也需要開會討論吧,但他堅稱『只要用簡訊討論就夠了』。只要在網路上查需要的資料,用pdf校正,再用電話討論一些細節問題,他就可以寸步不離那已經成為他工作室的飯廳,完成份內的工作。

當然,他不是那種缺少了他、案子就無法推動的大牌廣告撰稿人,只是向廣告製作公司承包一些小案子而已。

雖然我一直認為在家上班是無法實現的夢想,然而我最親密的人就是SOHO族。沒有通勤的痛苦,可以長時間在理想的環境中和里拉共渡每一天,這就是浩介每天的生活。

這樣的他,怎麼可能睡不好?

雖然很不以為然,但還是忍不住羡慕他。


住家附近有不少雜木林和都立公園,到處都是綠意,看不到高樓大廈,只要離開幹線道路,甚至聽不到汽車的噪音。

野鳥聚集在樹林中,春天有黃鶯,秋天有灰喜鵲、棕耳鵯啼叫,我還曾經在附近看過大斑啄木鳥,在藍天下發出好像鑽子鑽木板的哆哆哆哆哆聲。抬頭一看,發現一隻鮮艷的鳥停在枯樹上,我決定上網查查鳥類圖鑑。

秋夜,到處可以聽到蟲鳴,巨大的音量超過了工地現場的聲音,讓我懷疑全東京的昆蟲是不是都聚集在這裡。

冬天的早晨,泥土會結霜,讓人忍不住用馬靴的鞋底用力踩碎,走在散步道上可以享受沙、沙的聲音。

如果有人說,這裡不是東京,恐怕我會信以為真。

如果沒有里拉,我不可能感受到這些不同季節的呢喃,應該說,我根本沒有勇氣搬到這麼偏僻的地方,也是託里拉的福,我才會對環境的變化如此敏感。

有了里拉之後,我和浩介的生活都以里拉為中心。

比方說,我的早起是為了帶里拉外出如廁。里拉從來不在家裡上廁所,所以我要提早起床帶牠出門。人類可以隨心所欲在自己方便的時候上廁所,但狗卻無法像人類一樣,無論牠們再怎麼想上廁所,也要配合人類的生活節奏,里拉規定自己不能在家裡如廁,雖然我們並沒有這麼嚴格訓練牠,但我覺得牠似乎在內心決定,絕對不做任何讓我們討厭的事。

比方說飲食的問題,非假日時,我三餐都吃外食,然而每餐都自己下廚的浩介會用里拉喜歡的食材做飯,雞蛋火腿三明治、韭菜炒豬肝、雞胸肉沙拉,還有絞肉炒飯。不必問他吃了什麼,只要一開冰箱,就一目瞭然。

又比方說,服裝的問題,里拉一身蓬鬆的金毛,很容易黏在衣服上,而且牠總是張大嘴巴哈哈哈呼吸,整天都在流口水。無論我穿的是Dries Van Noten的毛衣,還是Cacharel的大衣,在里拉眼中都只是布塊而已,我不能讓名牌衣服沾滿狗毛,所以方便清洗的衣服和不容易沾毛的尼龍材質衣服大量增加,但我畢竟是時尚雜誌的編輯,這實在讓我左右為難。

我和浩介以前曾經去峇里島和沖繩旅遊,如今卻無法再一起出遠門,因為,我們不能拋下里拉外出。

我們會去到最遠的地方,就是公園旁的都立狗公園。雖然只是將一片農田整地後,再用鐵網圍起的空地,卻可以鬆開狗鏈,讓狗自由自在地玩個痛快,這也是我們當初搬來這裡的一個重要原因。假日的時候,狗公園裡擠滿了狗主人和狗,好不熱鬧。

我們一起帶里拉出門,變成『里拉拔』和『里拉麻』,和其他狗主人、還有其他的狗一起同樂,花大半天的時間。

沒有養狗的人或許會覺得很可笑。

但這就是我們的日常生活。

 

假日早晨六點半,我和里拉衝進清新的空氣中。

十一月已將近尾聲,冷冽的空氣中有了冬天的味道。

里拉目不轉睛地跑向對面的雜木林,盡情在那裡尿尿。牠喝很多水,一整晚都沒有上廁所,一定憋壞了。

一大清早,當牠通體舒暢後,我們就開始散步。

里拉和我悠閒走在熟悉的散步道上,里拉貼著我的右側,稍微走在我前面一點。開始散步時,牠總是像人類一樣興奮地邁開大步,沒錯,就像去遠足的小學生。

牠會不時回頭看我,確認我是否跟上牠的腳步。

里拉不厭其煩的停下腳步,在馬路上嗅來嗅去,那裡應該留下了各式各樣的味道吧。我看著里拉的鼻尖,小石頭、枯萎的雜草,和黏在柏油路上的口香糖,每當牠發現這些無足輕重的小東西時,就會用紅豆色濕濕的鼻尖仔細分析形狀和氣味。

分析這個世界上最派不上用場、最沒有意義的東西。

牠為什麼對這些東西這麼認真?

我忍不住這麼想,然後會覺得很好笑。

全部都是對人類而言沒有意義的東西,然而,人類的這種常識對狗毫無意義。

在里拉憑著本能忠實專心地研究路旁的小石時,我深呼吸然後仰望天空。

好像隨時會消失的淡藍色,我對著初冬的天空吹著白色的熱氣。

自從有了里拉,我才知道天空原來這麼遼闊。


狗公園是可以讓狗安全而自由嬉戲的場所,也同時是愛狗人士交流的場所和狗的評鑑會。

這裡聚集了五花八門的狗,令人忍不住驚訝這個世界上竟然有這麼多狗的品種。除了很受歡迎的迷你臘腸狗和西施犬以外,還有平毛獵犬、灰狗、鬥牛犬、阿富汗獵犬,以及其他各式各樣不知道犬種名的狗。

看到渾身蓬鬆黑毛的巨大紐芬蘭犬時,浩介問狗主人:

『會不會有人以為是熊?』

『對啊,經常被人誤會。』

聽到飼主這麼回答,我覺得很好笑,聽說曾經有老人家真的以為是熊,拔腿就跑。

又有一次,看到一隻沒有什麼毛、渾身發亮的巨大大丹狗時,浩介問飼主:

『會不會有人以為是馬?』

『不,從來沒有。』

聽到飼主這麼回答,我也覺得很好笑。浩介強調說:『如果遠遠看,應該很像馬。』的確,比起帶一隻熊,牽一匹馬走在路上的機率應該更高。

飼養同種狗的飼主會形成小團體。

吉娃娃和迷你臘腸狗的小團體有點像是主婦聯盟,外人很難靠近,她們閒聊的主題當然不是狗,而是哪一家超市收銀台的年輕人很帥之類的話題。雖然身為女性雜誌的編輯,應該要了解一下女人的興趣所在,但因為和我們雜誌的讀者群相去甚遠,所以我還是選擇敬而遠之。

相反的,飼養阿富犬獵犬或是杜賓犬這些像高級車一般名犬的小團體,則大部分都是自稱是壞男人的中年人,總是帥氣地穿著Ralph Lauren毛衣搭配Lands’ End外套。想擠進他們的圈子,似乎會先被他們衡量一下身價,所以也難以靠近。

所以,我們不屬於任何一個小團體,通常都和一些『散戶』飼主交流。有趣的是,初識的時候,誰都不會自我介紹,而是相互問狗的名字,『叫什麼名字啊?』

『里拉。』

當我們回答時,對方就會說:

『哇,原來叫里拉,好可愛的名字。我家的叫小呆,來,小呆,快來打招呼,這是里拉拔和里拉麻。』

浩介剛開始不懂規矩,當別人問里拉的名字時,竟然報上自己的姓。

『津村。』

結果,對方就叫里拉『津村妹妹』。浩介在這種無足輕重的地方反應很消極,所以花了整整三天才找到機會更正。

聊得開心時,有時候會一起去可以帶狗的咖啡店坐坐,或是去彼此的家裡作客,但也可能從頭到尾都不知道飼主的名字。

『高岡太太死了。』

之前聽到這個消息時,我完全搞不清楚狀況,直到對方說『就是櫻桃麻』時,才終於反應過來,原來享年八十六歲的高岡太太也不是奶奶,而是媽媽啊。

其中,只有西野友里與眾不同。

『藍姊,浩介哥,早安。』

身後傳來像唱歌般的愉快聲音,回頭一看,發現友里站在那裡,手上抱著迷你獵腸狗巧克力。

『友里,好久不見,巧克力好嗎?』

巧克力一雙明亮的大眼睛看著我們,拚命搖著尾巴,原本在遠處的里拉也直奔過來。

『我經常在這裡遇見浩介哥,聽說藍姊最近很忙,妳會不會太累了?』

『當然會,對吧?』

浩介在一旁插嘴,我狠狠瞪了他一眼。

『你少囉嗦,友里在和我說話。』

『我在和巧克力說話啊。』

『巧克力是里拉的男朋友,對男人沒興趣。』

『對藍也沒有興趣啊,巧克力,對不對?』

友里站在我們兩個人中間,看著我們像小學生一樣鬥嘴,忍不住吃吃笑了起來。

『我就在想今天藍姊應該會來,所以做了蘋果派,要不要吃?』

友里的廚藝精湛,完全不輸給專業廚師,我們曾經數度受邀去她家作客,她的手藝每次都令人驚艷。法國料理、義大利料理、日本料理都難不倒她,手腳俐落地在品味高雅的飯廳內款待我們。她二十七歲,堪稱專業主婦的楷模。而且,她不會太漂亮,身材也不會太好,這點更惹人喜愛。

她似乎有點羡慕我在著名女性雜誌當編輯這件事。她很關心我的健康,經常根據健康食譜做一些點心叫浩介帶回來給我吃,甚至還細心地為里拉準備了狗餅乾。

『啊,我好想娶友里當太太。』

在公園內已經染上漂亮顏色的銀杏樹下,狼吞虎嚥吃著蘋果派的我,忍不住嘀咕道。

『那句話應該我說才對。』

浩介又在一旁吐我槽,他可能猜到友里會來,所以帶了三個塑膠杯,此刻正在製作拿鐵。

『你們兩個人的表白我都很高興,不過,我已經是有夫之婦了。』

友里仍然吃吃笑著說。

里拉和巧克力在我們的腳下玩耍,巧克力很勇敢地向體型將近是自己三倍的里拉求愛,里拉狗眼看人低,根本不把巧克力放在眼裡。

有人說,狗像飼主,那里拉到底像誰?

我坐在油漆剝落的長椅上,坐在浩介和友里中間這麼想道。

耳邊彷彿可以聽到秋意漸濃的聲音。


六點五十一分,搭上從調布車站出發前往新宿的通勤快車,第四節車廂靠門的地方是我的固定位置。

剛搬離市中心時,曾經挑戰剛好可以趕上上班時間的電車,但擁擠的程度徹底摧毀了我的戰鬥力,於是我決定與其因通勤讓自己有不愉快的回憶,還不如提前出門上班。

由於新家太遠,無法搭計程車回家,所以,無論如何都要趕搭末班車回家。既然無法加班到深夜,就只能早點上班加以彌補。

非假日的早晨簡直就像在打仗,起床後,穿衣服、化妝,帶里拉出門上廁所,五分鐘後回到家裡,餵牠吃完早餐,一邊忙來忙去,一邊喝完咖啡後立刻出門。里拉會在玄關送我出門,不過浩介還在睡夢中。

我一路衝到公車站,二月的早晨,天色還很暗,空氣都結冰了。

搭電車時,差不多每三次有一次可以坐到座位,只要晚一分鐘到月台上排隊,就會在搶座位大戰中落敗,一大清早就飽嚐挫折感,然後巴著好不容易搶到的吊環不放,思考今天一天的行程。

第一個走進編輯部後,立刻開始校對昨晚殘留的稿子、檢查電子郵件。十點參加編輯會議;中午跟拍關切外景攝影;下午察看即將進行採訪的店家、和造型師討論;傍晚,參加記者招待會和晚宴,招待各家服裝公司並和他們討論工作事宜;晚上十點,趕回編輯部寫稿,用電話和特約記者交涉;凌晨零點,衝向車站趕末班車。

 

《JoJo》編輯部的早晨。

『啊喲,神谷小姐,今天又是妳第一名。』

即使不用回頭,也可以知道是我的助理,進公司邁入第二年的多川奈津美出現了。

隨著『啪』一聲,辦公室的門打開了,接著飄來一陣混合了柑橘香的香水味和星巴克焦糖拿鐵的奇妙氣味。她語帶遺憾地說:『又被妳搶先了。』

她似乎覺得不該比上司晚到公司,所以努力和我爭奪第一名。但住在市中心的奈津美經常加班到凌晨,要做到這一點並不容易。

『太厲害了,妳到底幾點出門的?妳不是住得很遠嗎?我記得是西區的……好像是山梨……』

『是調布啦,已經告訴妳好幾次了。』

對在市中心住了二十四年的奈津美來說,調布似乎和山梨差不多,我以前也曾經因在澀谷區住了八年而引以為傲。

『對啊,車站離妳家很近嗎?』

『沒這回事,搭公車到車站要十五分鐘,從公車站走到我家要八分鐘。』

到最近的便利商店要走十分鐘,最近的自動販賣機也要走七分鐘,最近的商店是無人蔬菜店,走路也要三分鐘。

『哇噢,難道是……』

『沒錯,就是鄉下。』

我抓起辦公桌上堆積如山的稿子,毫不客氣地甩到奈津美面前。

『拿去!小奈,妳的校對漏洞百出,我已經幫妳改好了。』

奈津美接了過去,好像枯萎的花般垂頭喪氣。

『與其搶第一個到公司,還不如先學會做好完美的校對工作。』

不然每次都是我挨總編罵。這句話差點脫口而出,但還是忍住了,我沒時間、也沒精力抱怨。我轉身背對著奈津美,面對筆記型電腦。

螢幕畫面上是里拉的笑容,那張桌面照片幾乎和實物一樣大,每天一到公司打開電腦,或是外出回到辦公室,一看到牠,就會產生動力,『好,再加油一下。』

當然,狗不會笑,然而,不可思議的是,里拉會笑。當牠玩得很盡興、或是受到稱讚而洋洋得意時、或是看到我回家時,都會揚起嘴角展露笑容,褐色的眼睛發亮,炯炯有神,那是讓人看了很舒服的笑容。

辦公室的同事每次看我的螢幕,都會笑著說:『牠真的在笑耶。』奈津美在工作遇到瓶頸時,還會特地來『向里拉請安』。

『我雖然怕狗,但每次看到這張照片,就覺得精神百倍。里拉妹妹,你好!』

她每次都對著螢幕這麼說,然後回到自己的座位。

牠的笑容具有讓人平靜的力量,編輯部的十名員工都是女性,其中有八個人雖然想養寵物,卻無法飼養。所以,里拉可以輕鬆地安慰在這裡工作的人。

只有總編例外。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